【王小军的操屄人生】(20)【作者:xifangjile】   乱伦小说 
字数:90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

  王小军送方琼到马路,方琼妈亲自开车来接走他们俩。

  这是方琼要求的,她怪他这几天一次没去她家,让他送她回家顺便在她家吃中午饭。王小军向王宝珍征求意见,毕竟王宝珍的屁眼是被他干的最多的,走路都有点内罗圈了,对亲妈操完就走,未免太不近人情,甚至可以说是不孝。
  王宝珍在方琼拉着她的手,发嗲叫了几声好姐姐以后,不太情愿地开口同意了,但是言明要王小军吃完中午饭就回来,要在家陪她过夜。

  方琼妈的那一腿让他长了记性,调戏丈母娘不能太嚣张。

  上车后他手脚很规矩,也不满口花花了。只是一双贼眼,骨碌碌地乱转,不时在方琼妈身上扫来扫去。她虽然穿的严实,然而她那种罩杯的奶子,藏不住的,再怎么勒紧上衣,胸线还是夸张得很。

  她系安全带很有趣,由于胸太大,她总觉得安全带系得位置不对,把安全带和大胸挪来挪去,就是找不到舒适的位置。这也许是大奶女人的通病,他骚妈开车的时候也这样,他还调笑过,说她其实不用系安全带,她的胸那么大,撞车可以当安全气囊用。结果,挨一顿揍。

  有人把女人的胸叫做第二性器官,看着方琼妈格外发达的尖奶,王小军发现下体又可耻的硬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有了这样争气的小弟弟,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

  他拉方琼的手,让她摸。

  方琼惊叫一声:「怎么又硬了?」她不惊诧才怪,王小军刚刚才把她跟婆婆一起弄了。

  「阿姨的奶子太性感了!」王小军无耻地答道,明目张胆地表示他是为丈母娘而硬。

  方琼妈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地启动了车。

  「阿姨,等会你开慢点啊,我跟方琼要车震……嘿嘿……」王小军干脆将无耻进行到底。

  方琼闻言娇嗔道:「谁跟你车震,要震你自己震!」她刚被灌肠被双操,脸色现在还发白呢。

  「不车震也行,你帮我口吧,总得把它弄软了吧,它总硬着也不是办法。」
  「我才不帮你口呢,臭死了。」方琼想到他操他亲妈的场景,脸色更差了。
  「妈妈,都是你惹出来的,你给想想办法啊!」她看王小军为难的受伤表情,转而向她妈求救。

  「前面有个足浴城,里面有小姐,他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把车开过去。」
  方琼:「……」

  王小军不忿道:「阿姨我就这么讨厌吗?您宁肯让我找小姐,也不愿意施以援手。」

  「我忘了说,去那找小姐得要身份证,你有身份证吗?」

  王小军:「……」

  神他妈的找小姐还要身份证!这女人拿自己开刷呢!可气的是他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打又打不过,床战没机会。

  这时方琼帮他说话,她道:「小军才十一岁,怎么可能有身份证呢?」
  「那就连小姐也不能找了,或许他可以回家找妈妈,小孩子不都有事喊妈妈吗?」方琼妈继续开刷。她不知道她的无心之言,恰好说中了,王宝珍是真的可以帮王小军解决这个问题的,她都解决好几百次了。

  「阿姨,算起来我也该喊您妈妈,您是我丈母娘呀!」论斗嘴,王小军就没怕过谁。他看方琼妈自顾开车,不接话,又搞怪道:「报告妈妈,小婿勃起,望请垂怜!」

  方琼妈意识到不理他他会没完没了,随手仍了一瓶冰水给他,说用这个,用法我就不说了,你有经验。

  经她提示,王小军想到被她引诱得往裤裆浇矿泉水的旧仇,恨得牙痒痒。因为同时回忆起挨她那一腿,悻悻然地接过矿泉水,一气灌了大半瓶,剩下的小半瓶浇到了裤裆里。

  方琼惊愕地看着他,张嘴问道:「你怎么往那里浇冰水?」慌不迭地帮他擦水。

  「丈母娘有命,我哪敢不从啊!」王小军没好气地回答。

  「妈—,你怎么能这样?」

  「你别管他,他浇他凉快。」

  ……

  方琼妈也不是一点也不近人情,等车开到家,就拿方琼爸的内裤和裤子要王小军换上。王小军只接了裤子,说他生平没有穿内裤的习惯。确实,除非去学校,考虑晃荡着大鸡巴让人笑话才穿内裤,在家时,他一般从来不穿内裤的。这样做的好处是,在有需要时,掏出来就可以干,跟他骚妈穿开裆裤一个道理。

  吃过午饭,王小军陪方琼到户外散了会步,回来后她躺床上午睡。

  方琼妈跟他示好不是没有原因,她老毛病又犯了,得求他帮按摩小肚子。说来也奇怪,王小军的一双手就像是有魔力似的,只要被他的手抚上肚子,疼的再厉害,也会马上缓解。

  「阿姨,您这样也不是办法,不如您脱了裤子,我帮您仔细检查检查吧,您看我这手法,看我这找穴位的准确度就应该知道,我是肚子里有货的。」王小军一边按摩一边道。泡妞的路数就是得寸进尺,一直进到对方反感,下次再来。这个道理,他十分认可。

  「我这是原发性痛经,从青春期就开始了,不好治的。」王小军心里暗喜,痛经他才有机会,治不好才好呢!而且痛经的时候,是方琼妈最虚弱的时候也是相对比较温柔的时候。

  「那您有没有试过中医啊,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您这病不会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进行阴阳调和,阴气太重了导致的呢!要不我晚上睡这吧,跟您睡一床,帮您调和下阴阳……您别打我啊,我还没说完呢,就只睡一起,不做爱的。这家里就你和方琼两个女的,阴气太重了,需要我呼出点阳气来冲一冲……」

  「你就是欠教训,她爸过段时间就回来了,我家需要你来补充阳气?还想上我的床?」

  「阿姨您不懂,方琼爸那个年纪,好比暮气沉沉的西下夕阳,而我却是朝气勃勃的东升旭日,论阳气的质量,根本没有可比性。您现在这情况,就需要我这样的精力旺盛的少年。」王小军热切地望着她道。色胆包天的他得知方琼爸的消息,第一时间不是担心自个搞大别人女儿肚子被秋后算账,而是想要跟他公平竞争他老婆。

  方琼妈毕竟是四十往上的女人,虽然乍一看去像二三十岁的妙龄女郎,但近距离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眼角已经有几丝细小的鱼尾纹,论皮肤的紧致,也不如他骚妈。女人再怎么保养,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岁月的侵蚀。

  「小军,你有父母,说起来轮不到我来教育。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教育的你,让你变成这样,成一个色中饿鬼!你也到了该懂事的年纪,马上就要当爸爸了,要学会担当,你这样看到漂亮女人就口无遮拦,动手动脚,会惹祸的……」
  这话虽然在批评他,但听着感觉很暖心。

  至于她说他好色,这有什么,哪个男人不这样,看到美肉就想占有侵犯,用完还想收入私库,他不过是需求和能力稍微强烈点罢了。

  王小军笑着反驳她:「谢谢您的关心,不过男欢女爱不是自然之理吗?我可不是口无遮拦,我对您说的可都句句发自肺腑,是赤子之心。您这样说一个对您进行求偶行为的异性,会让人伤心的啊!」

  「算了,我不说了,你是狗改不了吃屎!」

  「您又骂我!阿姨,虽然您老是拒绝我,对我也不是很友好。但是我知道您心里其实挺欣赏我的,要不然您也不会那么爽快地要把方琼嫁给我……不是我说您,阿姨您真该把眼光放长远点,早点考虑考虑方琼爸走了以后的事。您得为您的未来早作打算了……」王小军难得遇到方琼妈像现在这样和颜悦色,就不想错过机会,趁机展开心理攻势。

  「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自己就好了。」

  「您好歹也是我丈母娘啊,您不是要我学会担当吗,照顾好丈母娘也是我这个当女婿的应尽义务呀!」

  「非要我直说你才肯住口?你是打算把我这个丈母娘照顾到床上去吧?」
  「这可是您说的,我可没这样说。不过,话说回来,作为我的丈母娘,您是不是也有义务教育出一个能在床上满足我的女儿?如果方琼不能在床上满足我,这事您也要负上应有责任。」

  方琼当然不能在床上满足他,他这样说就是要逼宫,挤兑眼前的美熟妇来女债母偿。

  「你再说我可真生气了,别逼我再教训你一顿……你好好想想,假设我们母女跟你好了,方琼爸怎么办?该怎么交代?」

  「现代不是都讲自由恋爱的吗,方琼爸想必也应该支持这个观点吧?」王小军用自己都不确定的语气回答,方琼爸再支持自由恋爱也不可能支持自己的妻女跟别的男人自由恋爱,更别说被人母女同收了。反正换他被人霸占了妻女,他会拿刀砍人的。

  「你啊,还是年纪小,不懂社会人心的复杂。」方琼妈拿开他的手,仿佛被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神情怅然地目视前方空气。

  王小军跟着沉默,他不是傻子,方琼妈这种等级的美女肯委身下嫁一个糟老头,说没有什么苦衷的话未免太不切实际了。

  良久过后,方琼妈终于又悠悠开口道:「一切等方琼爸走了再说吧!」
  王小军听了,顿时心花怒放,简直想跳上去抱着她的脸猛亲。这美艳丈母娘终于松口了,太不容易了!他朝思暮想,挖空心思攻略,屡败屡战,长久都看不到丝毫成功的希望。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等到了峰回路转的这一天。
  「阿姨,我会努力的,争取配的上你跟方琼!」王小军保证道。

  「你别多想,我是说等方琼爸走了,再考虑自己的事,又没说有你什么事。」
  「啊……」王小军配合地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心里其实乐开了花。他知道,这是她爱面子在找台阶下呢。

  他的判断是对的,自古嫦娥爱少年,这个跟嫦娥一样美丽的丈母娘也不例外。
  她这算是初步接受他的示爱,表示他距离操到她的举世罕见的极品双屄又近了一大步。一想到将来有一天可以一手岳母一手妈地搂着俩绝世尤物大被同眠,王小军就忍不住地想哈哈大笑!

  他从方琼家蹦蹦跳跳的离开。

  回到家,发现他骚妈全身赤裸着,在化妆台前照着大大的化妆镜,自恋地捋着柔顺的秀发对镜中人挤眉弄眼地发骚呢,嘴里还哼着小调。

  「妈您哼的是什么,蛮好听的!」王小军跟着走到她背后,双手穿过她腋下把奶子揉了,顺口赞道。说她不会唱歌,那是跟专业的比。她唱歌虽然偶尔跑调,由于天生音色好,听起来还是让人蛮享受的。

  「你还知道回来呀,都几点了,妈等你等的头发都白了……你看,这根是不是白头发?」王宝珍手上真的拿出一根白发,一脸幽怨的表情。

  「好老婆,我错了,还不行吗!」

  「谁是你老婆!你别乱叫啊,你还没和妈举行婚礼呢,得叫我妈妈!……你叫顺口了怎么办?万一有外人在,不就穿帮了?你老师说的对,咱俩得拎清楚情人关系和母子关系,该叫妈的时候得叫妈……我现在是你的第一未婚妻,方琼那小丫头是第二未婚妻。」

  「好好好,都听您的,好妈妈,你长得美,您说了算。」王小军好笑地哄着亲妈道,他骚妈思维有时候跳跃地让他无语。

  「这还差不多,你这么晚回来,是不是又把方琼妈给上了,方琼长这样,她妈肯定也是个骚狐狸!」

  「哪有的事,不是有您在吗。家有娇妈等着我宠幸呢,我哪有心思搞别的女人啊?方琼我都没搞,不信您摸摸,现在还硬着呢。」

  王宝珍把手伸进亲儿子的裤裆里摸了几把,掏出来检查了一番,发现儿子的鸡巴十分坚硬也没有屄水的骚味,满意地道:「算你过关。你要是回回都这么有良心,把妈放心里,妈做梦都要偷着笑咯!可惜你个小没良心的,只喜欢把妈放床上操……」

  「妈您别再放进去了,给弄软了吧!」王小军见她检查完就不负责地要把他的鸡巴塞回去,忍不住开口道。

  「你都操了一上午,现在还要折腾妈啊?」王宝珍握着他的大鸡巴含笑道。
  「我也不想的,谁让它又硬了呢!妈您就辛苦一下吧!」

  「受不了你!」王宝珍拉他坐自己大腿上,帮他打飞机。

  她一边撸鸡巴一边继续照着镜子,嗲声嗲气地开口问王小军:「妈是不是老了呀?」

  「哪里的事,妈您看起来就像我姐姐,被我滋润的可水灵了……可不是奉承,方琼不也喊您姐姐吗!」王小军很享受骚妈的撒娇卖嗲,天天听都听不够。
  「唉!说起来方琼都怀上了。妈都要当奶奶抱孙子了,可不是老了嘛?……
  时间过的真快啊。当年妈生你的时候,痛得要死要活的,转眼间你都要有小孩了……「

  「您得这样想,您还没嫁人呢,是云英未嫁之身,怎么会老呢?您自己照镜子看看,您这脸蛋,这皮肤,怎么看怎么嫩,哪里有一点显老啦!」王小军重点强调了云英未嫁一词,在享受亲妈帮他手淫的同时,调戏了一下她。她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压过了,哪里还是什么云英之身哦。

  王宝珍听不出来他话里隐含的嘲讽之意,冲镜子里认真看,见那里面的女人肤如凝脂,丰奶细腰……那脸蛋更是如花似玉的,端坐的样子倒也贤淑秀慧,如果不是手上握着一根大粗鸡巴的话。

  「老娘我真的美死了呢!」帮亲儿子撸鸡巴的手一刻不停地来回撸动着,一边来来回回地转动头部,找了好几个角度照镜子。

  「您这样说太自恋啦,您该问魔镜魔镜谁最美?」王小军给她提建议道。
  王宝珍真照他话问了,他就装成会说话的魔镜答王宝珍最美,可劲拍亲妈马屁,获得了骚妈主动献吻的福利。

  「妈您刚才哼的是什么歌啊?」

  「女儿情啊,老版西游记里唐僧过女儿国那集的歌。你想听妈唱给你听。」
  「您唱给我听吧!」他骚妈唱歌别有韵味,他想听的不是歌,而是她风骚撩人「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哎呀……你干什么呀……别……不要啊……坏小军……」

  随着尖叫,王宝珍被王小军扛起一条大长腿就「噗滋」干了进去。她不由用手扶住化妆台,碰倒好几瓶卸妆油,叮当乱响。

  不怪王小军狂性大发。

  她嘴上情意绵绵地唱着女儿情,眼角含春地给王小军递秋波,左手帮他打着飞机,右手捏着兰花指时而在他额头轻点,时而在他胸前画圈儿,骚得不要不要的。更要命的是她还一丝不挂,一举一动都牵动着阵阵奶浪,胯下嫩屄吐着淫水,打湿了一丛阴毛……一副摆明欠操的样子。

  欢爱时短,转眼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云雨初歇的母子躺在双人床上,懒洋洋地缠腿勾腰纠缠在一起,并头说话。
  王宝珍埋怨王小军道:「干嘛那么急色啊,都不等妈准备好就干进来,都说伤还没好……你一定要操妈,妈又不是不让你操,还玩霸王硬上弓……幸亏妈水多!」

  王小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见到骚妈裸体就像着魔似的,会不由自主地硬起来,不由自主地想去掰她大腿,狂操她的嫩屄,都成条件反射了。说也奇怪,据他所知,他骚妈的嫩屄也成天水淋淋的,他每次突袭,插入的都很顺利。

  「您是伤没好,可挨操的时候,就您叫的欢!我能霸王硬上弓,还不是您配合的好啊!」以王宝珍比他大几号的体型,她要是抵死不从,他也没办法。
  「妈喜欢你嘛……啊!……你的小兄弟又调皮了……跟你一样不安分……就喜欢对妈使坏……怎么还往里钻啊……不是都射进去了……」

  「嘿嘿,是您的小妹妹先咬我的!」王小军淫笑着翻身上马,继续辛勤耕耘起来。

  母子俩梅开二度,激烈的房事结束后,太阳都已经落山了。

  晚餐依旧是外卖,王小军一人吃了三人份的。

  吃完晚饭,王宝珍非要王小军陪她到阳台看月亮。母子俩披了外套,像情人一样挽着手臂,肩并肩靠拢着坐在躺椅上,一同赏月。

  初冬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天空半圆的月亮洒下的清辉也是清冷清冷的。王小军把手伸进外套,抱紧亲妈火热的身躯,深情道:「妈,您跟月亮一样美!」
  王宝珍露出满意地微笑,轻轻吻了他额头一下道:「谢谢啊!妈还以为你会说月亮跟妈一样骚呢!」

  王小军汗颜,他对亲妈的赞美中,赞她性感风骚的次数的确远远大于赞她美貌动人。

  月光很美,高高悬挂在夜空中,远在在朦胧的各色霓光之上,分外皎洁,一往深情地注视着下方。一片一片的月光温柔地洒落在二人身上,在周围,让人倍感温馨。

  看着骚妈在月光下瓷白的肌肤,如花的娇容痴痴地望着月亮,王小军忍不住有点心疼。他陪她这样看月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从来没设身处地地想过她为什么喜欢看月亮,只当是完成任务。然而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些东西。
  也许正是在月亮上寄托了一份内心的美好,才支持着他骚妈以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的身份,坚强而奋进地生活着。她当年还是小姑娘的年龄,刚生完他都没来及多看几眼,就被迫从淳朴的乡下一头扎进都市大染缸。身无分文且没有一技之长,幸而不幸地认识了一位风月场的妈咪,才得以在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里立足。他今年十一周岁,她就当了十一年的妓女,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小军,要了我!」一句话打断了王小军的思考。

  王宝珍痴痴地望着他道:「妈想和你在月亮下做一次,让月亮见证我们的爱。」
  还有什么可说的,王小军只好亮出大鸡巴,俯身把亲妈的嫩屄操,继续扮演起辛勤采蜜的小蜜蜂。只不过这只小蜜蜂「尾刺」惊人,刺得娇花呻吟不绝。
  其实这段日子,母子俩呆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整夜地性交,不全是王小军一人的错。他自己鸡巴硬了要操屄的时候,王宝珍何尝不是来者不拒,她还屡屡主动开口求操。

  就拿今天来说,她脱得光光的在家等儿子回来,还不是屄里瘙痒难耐,想引诱他插屄,她心里早准备好挨操了,嘴上说没准备好都是撒娇呢!

  王小军在自家的阳台上沐浴着月光操了亲妈一个多小时,给她灌精后双双抱一起歇息了约十分钟,才回屋里洗澡睡觉。

  临睡前,他骚妈还不老实。恍然大悟地挺着大肉奶坐起身子对他说:「差点忘了一件事。咱娘俩一起祷告,去跟上帝许愿,你会说话,让他赐我们一个大胖儿子……我求了好多次,老不灵验。去问牧师,牧师老敷衍我。对我说上帝不是我的奴仆,不会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还说我向神祈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心须是符合神的心意,不然,我求也是白求。说了不如不说,竟是绕人的话。」
  王小军听了感觉好笑,他不想从床上起来,调戏她道:「是不是你叫床太大声,打扰上帝休息啦?比如现在,都大晚上了,上帝都睡觉了,你还要打扰他老人家。你惹人家生气了,人家当然不理你了。」

  「瞎说,真当妈没文化啊?妈再没文化也知道上帝是欧洲人,欧洲那边跟我们这有时差,咱们这是夜晚,那边是早晨,怎么会打扰上帝睡觉呢?」

  你说的好有道理,叫我无法反驳。

  王宝珍觉得自己说得占理,暗暗得意,硬拉他起来跟她一起去祷告。王小军拗不过,懒洋洋地直起身。

  「你说奇怪不奇怪,妈才想起来,耶稣就是上帝的化身,他还是圣母生下来的。那他岂不是自己弄了自己妈,生了自己?这样算起来,上帝跟咱娘俩一样,也乱伦。还有咱们这边的,天上最大的官是玉帝,好比天上的皇帝。他的老婆却叫王母娘娘,妈刚开始还以为王母是玉帝他亲妈呢!皇帝的老婆叫皇后,天帝的老婆就叫天后呗,偏偏叫王母。是不是她本来就是玉帝的亲妈啊?」

  王宝珍一边给他披上睡衣一边道。

  王小军瞪眼看着骚妈,把她看得不好意思,推了他一把道:「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啊,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说的太好了!您还漏掉了咱们的佛教,那些菩萨们一个个丰乳肥臀的,说什么色即是空,光着屁股骂别人流氓,谁信呢?佛教还有观音菩萨化身妓女布施肉身度人的典故……搞不好妈妈你就是观音菩萨本人哦……而且和尚们一个个的还宣扬只要心诚,菩萨们有求必应,是不是在暗示有求屄应呢?还有希腊神话,大地之母嫁给自己大儿子,宙斯的老婆全是自己亲戚,他还追求自己亲女儿,就是那个性欲女神也叫爱神和美神……说心里话,我觉得妈妈您才是我心中的性欲女神和美神……您要是到上面,最低也能混个乳神当当……」

  王小军打趣着王宝珍,两人说说闹闹的到了客厅,手拉手跪在十字架前祷告。
  王小军是不信这个的,被逼着跟王宝珍一起念叨着一些脑残祷告词,先是一顿拍马屁。

  「感谢主!赞美主!唯有你是真神,是活神,是我们永远的君王,哈利路亚!」
  「亲爱的主,我们满心感谢赞美你,感谢你在茫茫的人海中拣选了我们,感谢你不离不弃的爱着我们,千言万语说不尽你的慈爱,是你拯救了我们的生命,是你赦免了我们的罪债,是你慈爱的看顾,让我们有了生命和平安……」

  然后王宝珍给他使眼色,该他向主求子了。无奈之下,他只好清了清嗓子道:「主啊,求你让我妈给我生个儿子吧!我负责给我妈播种真爱的种子,您负责让那爱的种子在我妈肚子里生根发芽,最后结出爱的果实……」

  王宝珍想要小孩,想的快疯了。她是真的信,早晚各一次的祷告许愿。天天用验孕试纸验晨尿,看有没有怀上。过了三天,见依然没有成功受孕,就嫌弃上帝业务不专。又买了飞机票,带王小军专门去了一趟普陀山。到那的百子堂去拜送子观音。

  回来的时候还买了个镀金的送子观音像带着,摆在了十字架下面,改为每天同时拜俩,说是让他们也竞争竞争。

  王小军看她虔诚地跪拜俩神,又是双手合十又是在奶子上划十字,取笑道:「妈,您把俩个不同体系的放一块,不怕他们打架啊?」

  王宝珍白他一眼道:「傻不傻?你见过哪对帅哥靓女见面就打架的。妈给我主上帝介绍个大美女,还是抱小孩的熟女,弄不好还在哺乳期,上帝他老人家在十字架上都能闻到奶香,一低头就能看到观音的大白奶……他老人家得感谢我好不好!观音就更得感谢我了,带孩子的女人最需要男人照顾,她在佛教中地位又不高,妈把她引荐给上帝,是给她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她要是能傍上上帝这个大BOSS,还不得好好谢我啊?」

  「您真机智,上帝和送子观音有您这样懂得为他们的终身幸福着想的信徒,真是好福分啊!」王小军用掺杂几分讥讽的语气叹道,他对他骚妈的信仰已经无力吐糟了,撮合上帝和送子观音,给他们俩拉皮条,亏她想的出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